废柴莞

文 [ 花开 ]

『part 1』
她天真的以为,只要是在春天就一定会有花在开。
她一直在这等着,每一年的春天都在等着。
等着她盼望着的这片万绿丛中会有她所盼望的身影,等着她所盼望的身影能带来她所盼望的温暖颜色。
『嘛,你还在等啊。』少女走到她身边,望了望头顶明媚的太阳,伸伸懒腰,无奈地叹口气。『你就不要再抱有太大希望了吧,他不太可能生还的。』
即使生还,又为何九年不归。
她并不说话,只是静静地这样望着。
一望,就望了九个这样的春天。
每个人都说他不大可能生还,只有她自己在给自己催眠。
「他会回来的吧,一定会回来的吧。」
她如此这般对自己说着。微眯眼,理好被风吹乱的头发,往前再走了一步。
九年。她何尝不是在无时无刻地失望着,但她固执的侥幸心理总是在如海的失望中像一叶轻舟泛来荡去,总不会被吞没。她靠着她性格里唯一的固执和心底里对他的思念所化成的侥幸度过了这九个盼君君不归的看似明媚温暖实则寒冷绝望的春季。
『唉..还是那么的固执啊..。』少女摇摇头。『春祭就要开始了。即使要等他,你也得去吧。』
她点头。转眼又是一个春季,这是第九个春季的最后一天。
他说过,他会回来的。他就一定会回来的。
她很想问,「这里种的是什么花?」她守望九年,却没有见过这绿丛中有其他颜色。但这九年来她对任何事情都选择了缄默,除了每年春祭的祈典上要为他祈祷,她未曾与他人有语言交流。
毕竟她相信,总会有花开。
『part 2』
九年前在雪山的那次旅行,是她永生的噩梦。
她与他去登那座雪山。本是做足了准备的,天却不遂人意,骤变,暴风雪。
他急急带着她下山,却已来不及。到半山腰时已无法前行,只能躲在一个山洞里。
山洞里出奇的寒冷。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他们带了足够的火柴和易燃物,点起了篝火。靠着这堆小小的篝火,他们度过了一个令人心寒的夜晚。
但第二天醒来时,雪仍未停,甚至有越下越大的趋势。他已意识到这样下去并不是办法,两人所带的食物很快就会吃完,最后就只能等死。
『呐,你在这里呆着,哥哥下山去找人来救你,不要乱跑,听见没有?』他的声音如今还清晰地响在耳畔。她清楚地记得他说的每一个字,说每一个字时发出的每一个音调,因为寒冷而发出的颤音让她直到现在都揪心。
『嗯...』她害怕死亡而发出的颤音让她每每回想起就十分憎恨当时软弱的自己。如果让现在的她来选择,一定死也会把他留在食物充足暖烘烘的山洞里,自己下山去找救兵。
但后悔,是没有用的。
『哥哥你还回来吗..?』她问。
『听话,不要乱跑,哥哥一定回来接你。』
这一去至今,便再没了消息。
『part 3』
「他是定会回来的。定会回来。」她掀裙跪地,面对神像诚心祷告。
为何只在春天时等?曾不止一个人问过她。她只是笑笑,并不作答。
春天是花开的季节,是生命的季节。
他这样告诉她啊。
嘛,其实夏天秋天,甚至于冬天,也都是有花开的吧。
但她却执着于春季,心神迷乱的春季。
春天,是生命的季节。
这九年,她像被施了魔法一般从公主变成了一具空洞的木偶。再无生机,只等着那个能解开魔咒的人。
她也曾动摇过。为何要等?空度那大好青春。她也曾觉得这没有结果的等待是无意义的。即使他回来,那也即是回来罢了,对自己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头一年,她终日以泪洗面,总认为是自己害死了他。
第二年,她陷入回忆,想起他曾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大到每一次生辰时给她的不同的祝福,小到平日里每一处细微的地方,比如喝汤前不经意地提醒一句『小心烫着』。
第三年,她从回忆里挣扎出来,并下定决心每年春天去那片未开过花的花丛里去等他,不管多久,都等他回来。
第四年,亲人们都去劝她,一年已经过去了,不要再等了,无意义的等待,一定会让豆蔻之年的她芬芳落尽。
第五年,她自己也略微有些动摇,十七岁的她开始被世俗感染,开始为自己的前程担忧,也一边自责着,憎恨自己的自私。
第六年,开始回忆起以前的自己,活泼多言,而现在却冷漠寡语,她还是想他了,那样的想念,点燃了她最后的侥幸,她坚定了等下去的信心。
第七年,按照这里的习俗,失踪七年的人可以判定为死亡。她没有去参加他的葬礼,这七年来多艰辛的等待,多渺茫的希望都没有让她灰心丧气到哭泣,这一次她却流泪了,灵堂模糊在她的视线中,丧乐在她耳畔响得悲戚刺耳。
第八年,她的心境彻底冷却,她将自己埋在灰色的绝望中,却还是在等着。人的侥幸心理啊,就是这么的恶心。
第九年,也就是这一年。这一年的春天,终究也是到了最后的一天。春天的祭典上她与热闹的人群格格不入,周身缠绕着想念的蓝色愧疚的黑色和绝望的灰色。
她还是打算等下去。
二十二岁的她,早已看淡了。
名利什么的,根本不重要。
要是他能回来,就好了。
眼泪又一次滴下来,滴在一片翠绿色的叶上。她没有看见的是,叶旁有一朵小小的,妃色的花蕾。
那么小,却仿佛让人看到由侥幸孕育出来的希望。
『part 4』
夏秋更迭,冬季来到。
今年的冬季出奇的暖和,简直就像三月的阳春。
她往手心哈了口热气,眯眯眼望向那片花丛。
还是以往的绿色,没有任何绽放的迹象。
她叹口气。嘛,其实自己对这里到底种的是什么花还是很好奇的呢。
她想,大概是一些神奇的花朵吧。比如彼岸花什么的?奈何桥的传说在这里是经久不衰地流传着,她也自然耳熟能详。
呐..春天又要到了诶。你们还不开花吗。
她起身走向花丛,想好好看看这些神奇的植物。
..!
她想她是看见了,也并没有看错,这些植株上面,结着一个个娇小到不仔细观察绝对发现不了的花蕾。
她平生的心跳,从来没有这么剧烈过。

『 完结篇 』
第十年的春天如约而至。那些花蕾并没有长大,还是娇小得让人难以觉察。
尽管这样,从未开花过的植株竟长出了花蕾,平添了她一腔喜悦。
她认为这预示着什么,一定预示着什么。
除她之外,无人再知这花蕾的存在。她看着这妃色的小花蕾,像独占一物般喜悦。
第二天再去看,她发现花蕾似乎长大了一些。她绝不相信这是幻觉。
第三天,她看见了那娇嫩的小花瓣在舒展。原来每朵花就是这样玲珑,那么待满田鲜花盛开时,定是无比壮丽之景象!
十年来她头一次笑了,尽管是一个含蓄的恬笑,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小花点燃了她最浓烈的希望。
连续几天,这些小花蕾都在慢吞吞地张开花瓣,露出娇艳的妃色,还有几绺金灿灿的蕊,在万绿丛中,它们的生命力是如此旺盛,如此活泼。
不少人都注意到这里的奇观,纷纷前来观赏。
她转身回家,去拿肥料。
熟悉的背影映入眼帘。她的心底砰地炸开,心脏剧烈跳动。
是他吗?真的是他吗?
她微颤着声音叫了一声那个久违的名字,话音落后连她自己都发现变了音调。
他转过头,朝她笑了。
是那张熟悉的脸。还是那样不羁的笑容,瞬间把她的心融化了。
她的泪滴融在满地的阳光里,像遇见生命中最美的奇迹。

 
标签: 文字 等待 HE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
©废柴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