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莞

4.21 淼君,生日快乐

政治老师说,世界是唯物的,不是唯心的。

洛子莞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没电的手机,任凭老师在教室里念念叨叨,声音在无处不在的空气里传播,她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她的手机电量再一次严重超出了预算。她没日没夜地玩手机,上课下课午休晚修,绝不离开手机,而她用来顶包上交的手机模型也已经损失了好几个。
她一点也不心疼别的东西,她现在唯一想的就是手机手机快有电。
她狠狠地盯着手机充电口,仿佛这么恶狠狠地一盯就会有充电器连接上她的宝贝手机,然后手机就会奇迹般开机,亮出她那一攻一受无比丧病的壁纸。
她努力地盯着,盯了十几秒之后太阳穴有些发痛,便无奈地放下手机,欲哭无泪。
然而洛子莞没有感知错,她放下的手机发出了一串蜂鸣。她惊愕地看着书桌里的手机,看着手机亮起屏幕,露出了壁纸上一只萌受的猫耳。
她惊恐地盯着手机上电池的图标,仿佛电池上闪电的标志会吃掉她一样。

洛子莞现在无比后悔,如果她不在晚修时玩手机,就不会把最后百分之一的电用完;不把那百分之一的电用完,她就不会突发奇想去盯着手机的充电口;不去盯手机的充电口,她就不会碰上手机自动充电的灵异事件。当然,这些灵异事件,都是在洛子莞盯了手机充电口之后,出现在她手机里的那只猫耳萌受触发的。
洛子莞惊恐的盯着电池上那个闪电的标志,它明确地告诉洛子莞,手机正在充电。洛子莞还没反应过来壁纸有什么不对劲,就收到了一条新信息。
她大脑空白,完全是下意识地靠着以往的习惯性去点开那条信息。
“你好,欢迎召唤自动充电小天使~♪这里是1号自充小天使解子淼,以后我将全面负责你的手机自动充电。”
发件人是空白的,没有任何数字、或者英文、或者是各种外文,总之什么都没有,映着洛子莞手机上主题风格的抹茶绿,一点都不暖,倒是让她再次打起了寒战。
正当她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回复之时,手机又一串震动,差点让她手抖到摔了手机。她再次点开短信。
“我的本体就是替换掉了你的壁纸的那只猫耳攻哦~♪别害怕,你是为数不多的召唤到了小天使的人,我会对你的手机进行最棒的‘保护’的~♪”
发件人依然是空白,然而洛子莞已经不那么害怕了。她甚至觉得很好玩——这货就是那种大脑清醒时反而脱线的生物。她回到主屏幕,看见壁纸果然被换了。但那哪里是只攻,受受的气质显露无遗——哪有攻会戴猫耳的。
像是察觉到洛子莞赤裸裸的挑衅,洛子莞的手机又收到了一条来自解子淼的短信:“谁说戴猫耳不能是攻?没见过伪受?”
洛子莞想笑,可她还没忘记自己还在晚修课堂上,于是捂着肚子趴在桌上,如果有人看到她埋在手臂里的脸,绝对可以用狰狞及扭曲来形容。
她想回短信,不过她也没忘掉自己的手机因为流量的疯狂使用花费已经所剩无几。这是,手机又收到了短信,告诉她回复由小天使发来的短信是不收取费用的。
洛子莞半信半疑,但还是恢复了解子淼。
“伪受见过,但绝对不是你,你可是傲娇受。”
她查了查话费,话费确实没少,她也就放心了。果断抛弃作业和书本,投入到与解子淼小天使愉快的玩耍中。
“你才是傲娇受,你全家都是傲娇受!”小天使几乎是秒回。
哈哈哈哈哈又傲娇了。洛子莞差点笑出六块腹肌,然而已经有六块腹肌的体育老师正恶狠狠地盯着她——和她的手机。
今天晚修是她们班体育老师当值,那向来都是个以严厉著称、不好惹的货色,敢在他当值的课堂上玩手机,简直是不想活了。
洛子莞发现老师站在背后已经迟了,老师正把宽大的手掌伸向她的手机。她内心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懊悔、心疼、绝望在一秒内涌上心头。
老师常说,世界是唯物的,不是唯心的。
翻译过来就是,该发生的总会发生,与任何人的心愿无关。

她的世界却唯心了一回。
在老师如同饿狼一般的要杀死人的目光里,洛子莞内心发出绝望的哀嚎:手机你不要离开我!!!!
在她差点要逼出眼泪的时候,老师伸向手机的魔爪忽然静止不动了。不单是老师的手,她的学霸同桌也停止了一丝不苟的作图,后桌看热闹的笑脸液凝固了,不远处的同学翻书翻到一半也不动了,拈着书页的手悬在半空。
就如同时间静止了。
手机再次收到短信,给了她一个大大的surprise:“本小天使帮你把时间静止了,快把顶包上交的模型拿出来,一分钟之后就失效了,快!”
这辈子她都没有如此喜欢过戴猫耳的萌受。她满心欢喜地拿出1:1的手机模型,把手里真正的手机与其掉包。
老师最后拿走了她的手机模型,临走前还摁了摁锁屏键,然后满脸疑惑又迷茫地离开。
“你是二次元派来拯救我的吗?”洛子莞发誓再也不在体育老师当值的课上调戏解子淼了。

自从有了解子淼,洛子莞的很多事情都方便起来。虽然她仍然对这个小天使的来历不明不白,但相处这些时日,解子淼不但尽心尽力地守护着洛子莞的手机,在洛子莞的手机发出电量低的警报时开始为她自动充电,还在各种危急时刻施展各种法术帮洛子莞渡过难关,比如时间静止什么的……就不多说了。总之,解子淼从未做过不利于洛子莞的事情,是个名副其实的小天使。
经过一段时间的互相调戏,短信箱已经达到了七千多条,却没有占用任何内存。同时他们也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关系,洛子莞肆无忌惮地提要求,解子淼并不介意,还会尽力满足她的每个愿望。
解子淼是个这么神奇的小天使,洛子莞甚至以为他什么事情都能做到。这天她想起了一件事情,便依旧如往常一样在短信上敲出愿望发给解子淼。
“淼受,长这么大,我一直觉得我记忆里缺失着什么,大脑里有一块空白,我想把它找回来,你……行不行?”
这条信息发出去,隔了好几分钟才收到回应。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抱歉,我并不是神,以我的能力,无法做到这样的事。”
语气头一次如此冷淡生疏,像是解子淼把这句话放在冰窖里冷藏了好久好久,现在才拿出来寄给洛子莞。

她觉得他们好像吵架了。
解子淼整整一天都没再发过短信给她,壁纸也变成了黑色,萌受不见了。可她弄不明白啊。说起来像是吵架,可是根本就没有原因。没有原因的事情,怎么会变成吵架呢。
她很郁闷,也很伤心。一整天都昏昏沉沉的,不在状态。

洛子莞决定回老家散散心。
和解子淼无缘无故触发的冷战让她非常压抑,也没心思学习,随意地留下一张请假三天的病假条,就拖着行李离开了B市。
她从小就这样一意孤行。听人说,她从小就没有父母,一直是外公外婆拉扯她长大。长大了考初中,考进了B市的一所重点,外公外婆自然让她去好学校念书,只是碍于某些原因,外公外婆没有陪读。她一个人离开了从小长大的地方,揣着外公外婆这些年来攒的钱和希望,踏进了陌生的B市。
为什么是听人说的,因为她童年的很长一段记忆都是空白的。其他的,也就只记得一小段,一点点。她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醒来什么也不记得。
坐在客车上,洛子莞整理了自己不多的回忆。
小时候去和小伙伴们玩,小伙伴们总是嘲笑她是孤儿。
小时候去问外公外婆,为什么自己没有爸爸妈妈。外公外婆支支吾吾的,不告诉她。
她很伤心。那时总会有一个模糊的身影摸她的头安慰她,但她死命想都想不起来那是谁。
她很想知道那段空白和那个模糊的身影到底是什么,到底是谁。窗外的风景向后跑去,车厢里空空的,她像被世界遗忘的角落。
她想啊想,一直想到脑仁发痛,眼里模糊地疼,泪水濡湿了衣裳。
洛子莞突然回到家让两位老人家很是惊喜,忙不迭地去拿孙女爱吃的东西。洛子莞却只是懒懒地回应外公外婆的热情,说一路上舟车劳顿的想补觉。
老人家一愣,忙说好。铺好床就让她扑上去睡了。
洛子莞迷迷糊糊的,心里正想着老家的床还是像以前一样有那种温馨的麦香,最舒服了。却听见门外传来外公外婆的谈话声。
“莞莞怎么突然回来了?这下好了,那些个家伙什咋整?”外公浑厚的声音。
“嘘,你小点声。莞莞在睡觉呢。”外婆慈祥的声音,却并不是洛子莞小时候听着听着就睡着了的那种温润,“过几天就是淼儿的忌日了,不能撇下不整,让亲戚们挪走再说。”
“挪走之前被莞莞看见了问起咋办?”
“说是别家办丧礼,放在咱家的东西。”
忌日?淼儿?那些是什么?为什么不能让自己知道?洛子莞睡意全无,正想开门去问个明白,突然胸口一紧,好像零零碎碎的有些东西闪在脑子里,但闪过后却又完全没有印象。
她有些狂躁,旋开门就问:“淼儿是谁?丧礼是什么?忌日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你们瞒了我什么?”
两位老人家显然被吓到了。看到洛子莞发红的眼睛,外婆脸色变了变,开口道:“莞莞你先坐下。”
洛子莞发红的眼睛莫名其妙地盈满了泪水。她的视线无比模糊,视野里像是青光眼患者所能接触到的世界。她踉踉跄跄地坐到沙发上,尽力克制住激动的声音的颤抖,说:“外公外婆,莞莞已经十四了,你们瞒了我什么,说出来好吗?”她的声音嘶哑,像要哭出来。
外婆看了看她,叹了口气,知道是该告诉她了,缓缓地,才开了口:
“莞莞啊。你爸爸妈妈,在你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你。你妈妈精神失常,都是你爸爸在照顾她。那天她彻底疯了,连她丈夫都不认识了。抡起菜刀,砍死了你爸爸,自己跳楼死了。
“但是,他们留下了一笔很大的遗产。我们把你从A市接到这来,开始养你。你那时还很小,刚满一岁,我们把你从医院接来的时候,你还可怜兮兮地躺在监护室。如果没有你爸妈的遗产,我们真的不知道要怎样负担有你的生活了。
“你来到这里,日子过得很快。你出落成一个小小姑娘,天天都要出去跟伙伴们玩。他们都笑你是孤儿,没爸妈。你来问我们为什么,我们疼在心里啊,却又无法对着小小的你回答这样骇人的家事。
“只有一个孩子不笑你,他就是淼儿。”外婆说到这儿,眼里泛起了光。“淼儿叫解子淼。多帅气的名字啊,可他就那样走了。他是唯一不嘲笑你是孤儿的孩子,还在你难过的时候安慰你,会用温暖的手摸你的头。”
洛子莞心里猛地揪紧,快要喘不过气来。难怪她看见解子淼这个名字时会有种熟悉的感觉划过心头,难怪她接收了解子淼给她发的所谓的“他的人类形态”的照片时会有种强烈的亲近感,她不敢再往下想,不愿相信手机里的萌受是外婆口中的死去的人。
可她的手不受控制地拿出手机,颤抖着嘴唇让外婆停下揪心的讲述,翻开手机相册给外婆看:“外婆,你说的解子淼,是不是这个?”
外婆一看,激动起来,同时还带着点诧异和奇怪:“对,这就是淼儿,这就是淼儿啊!家里的都是黑白照,莞莞你从哪里弄来这么清晰的彩照……?”
她无力再握住手机。手机摔到地上,她的泪水决堤。

洛子莞想起了后来的所有事情,她十岁那年,课桌上被人贴了“洛子莞是孤儿”的字条,同学们都用极其异样的目光看她,指指点点,仿佛她是怪物。她正处于自尊心膨胀的年纪,无法承受这样的事情,赌气逃课,跑出学校,跑了很远很远,跑到连自己都不认识的路上,结果被人绑架了。她很害怕,那个时候只想回家。她被人带到一处山崖,被递手机,让她给家里人打电话。她情急之下拨到了子淼哥哥家里。接电话的是子淼哥哥,很好听的声音,她带着哭腔大喊,子淼哥哥快救我。那人抢过电话报了位置,大吼,带十万块,一个人来,敢让第四个人知道你妹妹就死定了。
其实一个小孩哪来的十万块,解子淼赌上了自己的命,只身一人去救她。
解子淼用命威胁那个人,那人起初不信,洛子莞就看到解子淼眼一闭,露出了心一横的表情,深吸了一口气,像以前那样微笑着用好听的声音对洛子莞说,莞莞别怕,哥哥等下回来找你。
然后他跳了下去。
那人被吓坏了,看样子是没想到小小年纪的孩子会为了保护妹妹有这么大的勇气。他恨恨的举起洛子莞往地上扔,就跑了。
洛子莞疼得像浑身的骨头都戳出来一样,连滚带爬地爬到崖边去看她的子淼哥哥。子淼哥哥应该是被碎石扎了很多下,全身都还在不停地流出鲜红的液体,冷风吹过那些漂亮的鲜红液体逐渐变暗变黑,把她的子淼哥哥弄脏了。
她等了好久好久都没见到子淼哥哥像午睡醒来那样惺忪地对着她笑,宠溺地叫她莞莞。夜有点深,风很冷很冷,解子淼的身体在洛子莞害怕的哭声中逐渐变冷,变成了一具不会再起来对她笑的冰冷的躯体。
那一年,子淼比子莞大两岁。

那时候的她不知道是什么概念。她以为子淼哥哥只是很累,躺在下面睡着了。她害怕地哭啊哭啊,害怕子淼哥哥不来找她了。后来哭累了,饿晕在山崖边。醒来的时候在医院,一醒来就问子淼哥哥呢。外婆说子淼哥哥死了。没有人告诉过她死是什么意思,那夜子淼哥哥身上不断渗出的液体,她哭得那么大声子淼哥哥不帮她擦眼泪,她好像自己就那样明白了死是什么意思,心里疼得就这样昏了过去。
那一昏,就是一年。她用梦境逃避着子淼哥哥睡着了再也不会醒来的事实,醒来也一直在逃避。她忘掉了有关解子淼的一切事情,那一块是难以弥补的空白。
外公外婆也让她离开了伤心地,将她送进B市的重点初中去学习。虽说是买进去的,但子莞的天资并不差。为了不让子莞起疑心,外公外婆说那是靠子莞自己的实力考进去的。从此,解子淼的一切,都与洛子莞无关。葬礼、拜祭,一切有关解子淼的,不再出现在洛子莞视线中。
直到那一天,小天使出现在她的手机里,一直尽心尽力地帮她操持着所有事情,一切都与一切那个对她温柔宠溺的子淼哥哥一样重合在一起,倒映出洛子莞那块空白里该填补的回忆。
她擦着哭红的眼睛,把手机开机,很是意外地收到了解子淼的短信。
与其说是短信,倒不如说是一封很长很长的告别信。
“莞莞:
恭喜你找回了你想要找回的记忆。既然你已经找回了这些,那我也就不能在这里了。我不能与你的记忆并存。昨天对莞莞那么冷淡,我不是故意的哦。只是子淼哥哥很自私,想取代莞莞的记忆,陪着莞莞罢了。还记得三年前我说要来找你吗,子淼哥哥是不会骗莞莞的哦,我回来找你啦。只是以后你的手机就不能自动充电啦,上课玩手机也不能靠时间静止啦,想来还有些担心呢。我很喜欢和莞莞在一起啦,虽然以后是不能了。莞莞要听话哦,哥哥一定还会回来找你。不要在上课的时候玩手机哦。哥哥小时候还说过,要娶莞莞做新娘子,让莞莞穿最漂亮的婚纱呢。”
是的,他曾说过要娶她做新娘子,要给她穿最漂亮的婚纱。
她以为这是场梦,但短信箱七千多条短信和相册里的照片告诉她,这是事实。
她又多希望这是场梦。
政治老师说,世界是唯物的,不是唯心的。

后来。
她换了手机,无论对着充电口盯多久,都不会出现一个戴猫耳的萌受。
她很想他。

以后如果你们的手机没电关机了,记得盯一盯充电口,看一看会不会出来一个帮你自动充电的猫耳萌受。如果有,请记得告诉他,有一个女孩正在等他,等他给她穿最漂亮的婚纱。
[END]

 
标签: 生日快乐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废柴莞 | Powered by LOFTER